赌博真人网站-

首页 - 成大要闻 - 内容
122
“云”上毕业季:相见时难别亦难
文:李燕霞   图:李燕霞   来源:新闻中心

开学即毕业,2020届毕业生因为疫情注定是特殊的一届,没有把酒言欢的散伙饭,没有古灵精怪的合影,没有穿学士服拨穗礼的毕业典礼。没能好好说再见,就必须踏出校园,跃入人海。6月3日至6月13日是学校本科毕业生离校的时间。因为疫情,他们匆匆返校,又匆匆离校,静悄悄地带着离愁别绪和无限希冀离开......


分批返校的毕业生


“好久不见。”早上8点半,中国-东盟艺术学院的邓涛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学校特意为毕业生准备的留影展板。6月3日起,学校应届毕业生分批返校办理毕业离校手续,他们戴着口罩,在校门口有序验证身份信息、测体温,身后拖着的行李箱里装满了阔别已久的欣喜、激动和无法郑重道别的遗憾。


毕业生们合影留念


尽管盛大的毕业典礼因疫情不得不缺席,学校还是在行政楼前、张澜大道、新空间广场、教学楼等地标处给毕业生们准备好特别的展架,供他们拍照留念。不少学院贴心地为毕业生准备好了学士服,以期最大限度弥补这届毕业生留下的遗憾。新空间广场上,一些毕业生身穿学士服,戴着口罩,站在展板后摆着姿势拍照,这个特殊的毕业季,以这样一种特别的方式在这些毕业生大学生涯的尾巴上留下印记。


疫情过去再相会


因为第二天有工作面试,2016级商学院的毕业生杨月霞返校当天就匆匆离校了。12月底放假回家时,同寝室六个人还想着马上就能见面了。结果没想到,这一别就是六个月,分批返校的要求让六个人生生地分成了三拨,没法再见。


返校后,她按照要求到学院提交毕业的相关手续,领取学士服,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回宿舍打包行李,时间太紧,没来得及拍一张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室友聚在一起拍一张合照了。”杨月霞语气里都是遗憾和不舍。6月3日返校后,她只见到了同寝室一个室友。两个人一起去食堂吃饭,食堂里为了做好隔离防疫,只允许一个人一张桌子,同向就座,两个人就这么吃了一顿饭。“不过学校很用心,10元餐食窗口准备了小龙虾,特别好吃!”


正因为毕业典礼作为标志性节点以穿上学位服、拍摄毕业照、与亲友合影为形式分隔了两段人生,才让毕业典礼这天的仪式性意义如此突显。


陆曼曼和朋友的合照


陆曼曼是学校新闻中心记者团的成员,每一年毕业典礼她都会出现在现场摄影,捕捉毕业瞬间,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长学姐,在感受毕业的氛围中憧憬着自己的毕业典礼,结果唯独属于自己的这次毕业典礼缺席了。往年,几届记者团成员都会在毕业前聚在一起,回忆一起拍新闻、写稿子、修图制图、剪视频的快乐时光,依依惜别后分散到天南地北追逐自己的“光”。没有了盛大的毕业典礼,一张小合影也弥足珍贵。她约上了几个同一天返校的伙伴,想着至少还能一起拍几张合影。“疫情过去,记者团的朋友们一定要聚一回。”


共同拥有“成大人”的名字


“永远刻上成大人的烙印。”医护学院的毕业生任安娜用一段29秒的短视频复盘了大学四年,视频不长,却用了整个四年来记录,从收到学校录取通知到开学入校、军训、参加社团活动、考证、实习,最后就业,每一段难忘、艰辛且充实的时光都伴随着“成大人”这个名字在整个人生里留下深深的印记。“虽然昨天穿上学士服,拿到毕业证、学士学位证时很兴奋,但今天醒来却很伤感,就这样毕业了,想吃四食堂的包子、五食堂的砂锅滑鸡、六食堂的干锅,还有后门的鸡公煲!”


用一天时间打包了四年的行囊,又在一瞬间将自己打包进社会。中国-东盟艺术学院的王博万般不舍,“唯有今晚迟迟的睡去,明天才能好好地道别。”她和朋友们拍了几组照片,第二天下午就收拾好行囊离开了。


辅导员许晓琼老师和学生的合影


送走自己最后一届学生,商学院辅导员许晓琼从忙碌中抽离出来,顿感怅然若失。“下班回到家,一个人傻傻地坐在客厅泪眼朦胧,遗憾多多,特殊时期的毕业季,没有为学生准备像样的班级毕业典礼,也没有好好的道别。”外国语学院辅导员王增辉不舍地说,“好想再与你们共唱一首毕业歌”。“四年有收获,也有遗憾,有幸见证了逆风飞翔的6班,更有缘认识了向阳而生的你们”。2015级护理6班辅导员曾思澄感慨万千。


5791名毕业生“云”毕业


在疫情防控和毕业礼之间做了权衡,学校还是在学生活动中心为毕业生举办了一场小型的毕业典礼,并通过微博和哔哩哔哩弹幕网同步直播。6月9日9点30分,外国语学院的黎宸辰准时守在了电脑面前观看2020年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直播。没能去到现场,她用手机录了屏,这段视频和过往的照片一同存进了专属大学四年的储存空间里,见证着疫情之下的毕业季。


毕业生通过网络直播观看毕业典礼直播


商学院的胡力源知道可以作为毕业生代表参加毕业典礼后难掩内心的激动。暌违已久,和学校相见的一切方式都显得异常珍贵,他立即向公司请了假。6月8日,他提前一天回到学校住了一晚,第二天“如约”出现在毕业典礼现场,“大学完整了”。


和胡力源一样作为毕业生代表的还有来自各个学院的57名毕业学子,他们代表5791名毕业生参加了这场特殊的毕业典礼。“看得想哭”“特别的2020,特别的仪式感”“毕业啦,我爱成大!”……微博、哔哩哔哩弹幕网直播的评论区刷过一条条留言,散布在天南地北的成大学子诉说着自己对学校的缱绻深情,从今往后,这所大学就将成为自己称之为母校的地方。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开学即毕业是2020届毕业生的真实写照。相较于难就业、出国难,更大的烦恼是没有一张像样的毕业照,分批返校让宿舍几个人没能聚齐,朋友之间互相问着“你什么时候返校?”想着离开前能多拍几张合影留念。原本期待的热热闹闹的大合影无奈形单影只。


一群人的大学生涯随风而逝,笑和泪都留在了这一夏。2020届毕业生就此踏浪入海,星夜趱程,继续寻找光,也成为光。

  2020年06月14日 13:12  赌博真人网站新闻网